节日和兵器

最常见的,就是一些国家在重大节日举行阅兵活动,除了展示受阅人员的饱满士气外,还会展示能体现该国实力的武器装备,对外宣示能力,对内鼓舞人心。

与组织阅兵活动相似,一些国家在国防教育日也会展示一些武器装备。不过,国防教育日展示的武器装备以常规武器为主,即使是一些大型武器装备,也多是现役装备唱“主角”,不会像阅兵活动那样集中展示新型装备尤其是战略武器。这是因为参与国防教育活动的对象多为青少年,这些现役的武器装备更能给青少年提供“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从而催生他们的爱国心、国防情和参军意愿。

除此之外,兵器还与一些行业类、群众类节日有关联。这些节日中,有的就是为兵器的使用或研制者设立的。

例如,美国设立有机枪节。该节日设立时间不长,参与者不少。节日期间,参与者不仅可体验机枪、狙击枪、冲锋枪射击,甚至还可体验加农炮、坦克、武装直升机等武器装备的射击。由于风险性高,主办方不得不增加“游戏规则”——全程禁酒以及禁止使用自卫武器等。

俄罗斯则设立有“军械师日”。2010年,有“AK-47之父”之称的卡拉什尼科夫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建议,为国防工业从业人员设立一个专门节日。这一提议得到采纳,俄罗斯将每年9月19日定为“军械师日”。每年的“军械师日”上,向民众展示部分俄军的新锐装备是必备内容。

在上述节日中,除了美国的机枪节带有一些娱乐性质外,其他节日中武器装备的现身往往旨在宣示、传递一种力量。从某种程度上说,节日为武器装备的展示搭建了舞台。

纵观古今,同样不乏因节日而限制武器装备使用的例子。甚至在战争中,也有不少经双方共同商议而暂时停火的事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和英国士兵就曾因过节暂时放下手中武器,在前线堑壕里摆上圣诞树、点亮烛光庆祝节日。身陷战事之中的其他国家,甚至还曾发生过彼此敌对的前线士兵在节日里互赠红酒与香肠的故事。

然而,有借助节日恢复一时和平状态的,也有趁着对手过节防备松懈而发动突然攻击的。世界军事史上这类战例屡见不鲜。1944年圣诞节前夕,德军就利用盟军过节之际发起了阿登战役;1981年,以色列突袭伊拉克,选择的时间是伊拉克国庆节前夕。这使得更多国家的军队开始选择越是过节越是加强战备,使兵器处于随时应战状态。

另外,在一些国家,兵器研制成功的时间截点会被确定在某个重大节日之前,以便赋予其更重大的意义。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一些兵器研制速度。

武器装备现身往往体现着震慑力,节日的底色却是纪念或庆祝。两者之间的故事不断上演,且没有违和感,是因为其潜台词都是和平,只不过前者是保证和平的手段,而后者则是和平的结果及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