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委第一时间建群集聚救援力量

从学校到家属院,836米的路程,只需要经过一个红绿灯路口。正常情况下,这条路姜天一开车只需要3分钟,走路不到10分钟。但8月1日晚上,带着十几箱物资,姜天一和父亲摸索着走了整整3个小时。

姜天一所在的保定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保定幼专)的涿州校区,位于涿州市西部郊区,学校相较于附近的大马村而言,地势较高。

7月31日晚上,受暴雨影响,附近北拒马河水位迅速上涨,洪水自西向东“突袭”了学校及周边村镇。南拒马河发生决堤,在两面洪水的“围攻”下,仅一个多小时,学校就变成了一座“孤岛”。

“水涨得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8月1日上午,姜天一和父亲接到通知将车挪出学校,等到返回时,学校周围已被水淹没,“当时还有130人被困楼内,大多数是留校老师和家属,也有老人和小孩”。

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救援队多在灾情更严重的区域,在已经断水断电的情况下,困在保定幼专的人们决定先行自救。

没有电,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原始社会。明明家属楼就在眼前,但李登登还是“迷路”了,他不清楚需要救援的受困者分散在何处,也不敢保证大家是否都暂时安全,李登登回忆说,“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想办法恢复联系。”

群聊“链接”起救援力量。一支由25名青年教师临时组成的青年突击队迅速成立,他们分散在校内外各处,打通了信息交流传递的通道。

“我家里还有些食物,柜子里有方便面,有需要的可以联系我”“我家有大人和小孩的紧急用药”“我的电车有电,家里还有充电宝”……不少远在外地的同事,在群内积极分享着自己可用的物资,同时告知了备用钥匙放置点以及门锁密码。

保定幼专的家属院一共有两栋楼,连日暴雨,连通8个单元间的地下室已经被水淹没。“想要到其他单元还有一个办法,顶楼还是通的。”家属楼最高有13层,各个单元都分散有独居人员,他们汛前的物资储备匮乏,为了帮他们交换所需,队员史东硕已经记不清爬了几个13层。

随着群内成员规模不断扩大,信息开始不仅仅局限于物资的整合与共享。洪峰几点来临?校外主干道实时情况如何?附近救援队伍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在确保真实可信的前提下,青年突击队队员们都在微信群内尽己所能传递着有用的信息。

“可以说,青年突击队队员们积极的自救互救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校外有限的救助资源。”李登登说。尽管被洪水围困,但这群青年志愿者化身“信使”,带领保定幼专这座“孤岛”率先冲破了未知的屏障。

8月1日下午,保定幼专周围的超市已经买不到任何水和食物。因为挪车而出校的姜天一,在距离学校约7公里外的东城坊镇,抢到了十几箱水和面包。

“眼下的问题不是买不到,而是送不了。”等到姜天一返回学校运送物资时,学校北边、南边、西边的道路已经被洪水完全淹没,只剩东边还有条小路,车辆能勉强通行,“但是不知道前方积水深浅,我一个人不敢贸然行动。”

彼时,周边根本找不到可用的救援船只,姜天一只能在路边蹲守。近一个小时后,她终于拦下了一辆路过的“50铲”铲车。

夜晚,在洪水的包围下,空气湿度不断增加,即便是稍浅的水域也升起了薄雾。铲车在水中摸索着前进,前方的水情、路况如何对他们而言完全是未知数。

“第一次尝试就失败了。”姜天一回忆,快到校门口的时候,水深已经超过铲车的车轮高度,司机不敢再往前开,只能原路返回,“后面又搭上了另外一辆邻村的救援车,这才顺利将物资送到校门口。”

运送物资的过程不易,但至少探出了一条救援队可行的道路。8月3日,涿州多日的暴雨终于按下了“暂停键”。见情况稍有好转,李登登不敢犹豫,立刻召集突击队所有人,准备按可行路线,开展一场“孤岛”大转移。

幸运的是,一出发李登登他们就恰好遇到了来自河南省周口市的救援队。李登登告诉记者,尽管当时有专业的救援力量帮助,但这并不意味着救援困难就能够迎刃而解。

在浅水区,救援船无法启动,所有人只能在齐腰深的水中徒步前行。到了深水区,水深将近4米,水流也十分湍急,中途救援船被不明物体划破,好几次差点翻船。李登登感慨道:“这段路程,平时开车5分钟就能到达,但实际救援过程中,单是过去就用了1个小时。”

那几天,李登登还收到了来自湖北老乡的远程帮助。“他拜托北京的朋友,给我们学校拉来了两车物资。”提及此事,李登登还是不由得哽咽,他们白天互通消息,半夜装货发车,“在原定路线大桥垮塌的情况下,这位朋友克服了重重困难,第二天凌晨两点,物资就已经到达涿州。”

据介绍,截至8月5日,保定幼专青年突击队已成功转移校内受困的130名教师及其家属。同时,学校因洪水而临时接纳的百余名大马村受困群众现已陆续安全疏散。

结束救援后,有人拍下了一张照片,保定幼专的人事处干事王卓站在“C位”,对着镜头笑得格外灿烂。微信群内,看到的人仿佛都被感染,在群里打趣着,一扫之前的阴霾感。王卓自己也十分喜欢这张照片,只是看着笑着,眼泪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