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洞神的诅咒!毛骨悚然的鬼哭!神秘507所能否揭示恐怖的根源

在离人村后山的一处山洞里,回荡着女人凄惨的歌声与笑声。每当到了夜晚,洞里又会传来阵阵哭声,那声音就像鬼啼,令人不寒而栗!

1991年,刚刚服完兵役退伍的连长刘健回到了湘西老家。当他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只有十二岁的弟弟刘华在门口劈柴,父母和两个妹妹却全都不见了。他连忙询问弟弟发生了什么事,刘华一看是哥回来了,猛地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哭着说出他在部队这两年家里发生的巨大变故!

刘健有两个妹妹,大妹叫青青,今年十九岁,小妹叫月月,今年十八岁。两个妹妹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长相清丽脱俗,十分甜美。刘父一直以两个女儿为荣,希望她们将来能够嫁个好人家相夫教子,但没想到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1989年,17岁的大妹青青在一次进山采药时,发现了后山有一个山洞,好奇的她来到洞口,希望能进去一探究竟。没想到来到洞口后就听到了洞内诡异的声音,她整个人都怔在了那里。到了傍晚,刘父见女儿还没有回来,就把二女儿月月留下看家,他带着妻子和小儿子一起进山寻找,终于在后山的洞口附近找到了她,只见她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捋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是刘父发现女儿两眼发直,他抬头看了看山洞,心里暗道不好。

一家人将女儿接回家中后,青青一直处于神游状态,偶尔清醒,但随即又眼睛发直。她饭吃的很少,也不和家里人聊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坐在门口发呆。父亲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唉声叹气,小弟刘华不明所以,就问父亲姐姐是怎么了。父亲就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他:原来青青的一切症状都和那个山洞有关!

父亲怀疑她是被落花洞神看上了,灵魂已经被洞神留下,在家中的只是一个丢了魂的躯壳而已!刘华一听失声哭泣,希望父亲能想想办法救救姐姐。刘父问遍了村内的所有老者,都说如果成为了落花洞神看上的人,这个女孩最多活不过两年,而且这种情况根本无法改变。刘父不忍心自己的女儿落得这样的下场,他带上了干粮和钱,和家人说要去县城找高人相助,如果找不到就不回来了!

三天之后,刘父从县城里带回来一个风水先生,据说十分有名。先生看了看青青的眼睛,随后燃起一道符,放在了她的脚边,燃烧的烟雾围着她的身体转动。先生说这女孩的灵魂确实不在体内。刘父问他是否有救,风水先生说自己也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到了傍晚,他带着法器,让青青的父母跟着他,在村内的各处角落叫魂,当来到后山的时候,风水先生看到了出事的洞穴,于是将法器放在洞口附近。当他准备在此做一场法事的时候,突然听到洞内有诡异的声音响起,风水先生顿感身体不适,立刻收起法器,招呼青青的父母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去后,先生只说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刘父虽然多次去县城请高人,但都没有人愿意帮这忙。一年多后,青青猝死。死前既未生病也没有外伤,容貌安详,像睡着一样。

青青的死让全家人陷入了悲痛之中,料理完女儿的后事,刘父就将出事的山洞列为了禁地,告诉全家人谁也不许去那里,特别是二女儿月月。但是月月和自己的姐姐性格不同,十分泼辣。她觉得姐姐的死必然和那个山洞有关,但根本不信有什么洞神,她觉得洞里有什么东西刺激了姐姐才会这样,所以要想给姐报仇,就要去山洞中一探究竟。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月月趁家里人都熟睡之际,带了些水,拿了一根扁担,直接摸到了后山。她远远望了望那个山洞,咬了咬牙,拎起扁担就走了过去。离洞口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洞内传来一阵刺耳的呼啸声,瞬间感觉自己的汗毛根都立起来了。想起惨死的姐姐,她咽了口唾沫,抡起扁担就冲进了洞里。

第二天一早,刘父一家人起床后发现月月不见了,急忙在村子里寻找,却一无所获。小刘华想起了家中的扁担不见了,怀疑姐姐是去后山山洞了。刘父听罢一跺脚,赶忙来到了后山,但为时已晚。就见月月坐在洞口的石头上发呆,神情恍惚,刘父赶忙将她带回了家中。之后的几天,她和死去的姐姐一样,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呆坐在家门口。

刘父见状捶胸顿足,说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两个女儿都是这样的下场!刘母天天以泪洗面,哭得双眼肿得像桃子一样。不仅如此,月月每隔几天就会趁着夜色去后山的山洞里,一边唱歌一边笑,有时还会哭泣,搭配着山洞里发出的怪声,令人不寒而栗!刘健回来的这天,月月又到山东里去唱歌,刘父刘母一早就去那里找她,只留下了刘华一人在家里。刘健听罢此事眉头一皱,这常年摸枪杆子的人怎会相信有鬼神之说!他让小弟安心看家,自己要去后山会会这个“洞神”!

按照刘华所指的路,刘健很快到了后山,他看见父母正在洞外苦劝,而洞里传来了阵阵女子的歌声,看来月月是在里面。刘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洞口,和父母简单打了招呼后就进了山洞,刘父见状忙嘱咐他小心。他进洞后,看到不远处的石墩上坐着一个正在捋头发的女孩,一边捋一边唱,场面十分骇人!刘健不由分说拉起月月就往外走,没想到洞内发出一阵哀鸣,他瞬间觉得心口发闷,一股热血上涌。他强忍着将月月拉出洞外,和父母一起带着妹妹回到家中,但刚一进院就一阵眩晕昏倒在地。

等刘健醒来时,已经是当天的傍晚了。刘父见他醒来松了一口气,告诉儿子不要和洞神为敌!自己两个女儿深受其害,不能再搭上一个儿子了!刘健义正严词地劝父亲,根本没有什么洞神,既然自家人解决不了问题,他就请高人出山来解决。转天早上,刘健吃罢早饭,就到县城里医院去看战友,他借医院的电话打给自己部队的团长,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电话那边安静了几分钟后,团长说有一个人能够帮忙。

转天上午,一位叫陈飞的中年男子来到了刘家,说是杨团长介绍的,来自于我国神秘组织507所,刘健听罢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刘父见来人身着普通的中山装,看起来平平无奇,并不相信这就是能救女儿的人,但是刘健对507所却是早有耳闻,知道这其中不乏能人异士。陈飞客气了几句后,来到了院门口,仔细观察了正在望天的月月,随后要求刘健带自己去出事的山洞看看。刘父一听十分紧张,怕儿子会出事,刘健安抚父亲后,随同陈飞一起来到了后山山洞。当两人接近洞口的时候,洞内再次传出刺耳的哀鸣声,不一会又变成了怒吼声,听起来十分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