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NBA 利拉德要做就做得彻底

利拉德进入zone之后,如果你不想点办法,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塞拉斯当然也有话说的——我夹利拉德了啊?你看看我上夹击后,这家伙都干了什么:

尼克斯和加鲁巴开始逼迫利拉德出球,两人成功封锁了利拉德的出球路线,将他逼至中场线。利拉德勉强出球后队友均未能找到机会,最后回球给三分线外两步的利拉德本人,此时进攻时间还剩3秒。

下个回合,尼克斯和加鲁巴继续尝试夹击,利拉德运球转身从两人的夹击缝隙中钻了过去,伊森和回收中路,还来不及站住护筐位置,利拉德已经侵入篮下,牢牢占据身位优势,先对抗,再上篮,2+1,又快又稳。

再下一个回合——真的,塞拉斯表示,我们的夹击马上就到位了,但这家伙不讲武德搞偷袭,他推进到一半,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拔了。

3个回合,连杀9分,塞拉斯喊了暂停:“算了,这人夹不住,咱们正常防吧,他体能总有打光的时候。”

被打吐的小马丁说,如果不上夹击,利拉德能拿90分。小马丁算错了,第一节,火箭没夹利拉德的时候,他8中5拿了16分,第二节开始夹利拉德的时候,他3个回合连拿9分,火箭是一个都防不住啊。加鲁巴在场的8分钟,几乎每次防挡拆都会被安排跟到三分线外,也几乎每次都捉不到利拉德衣角。贾巴里·史密斯则尝试了换防利拉德,跟住过一个回合,不错,但也可能被一步甩开老远。

一方面,申京给开拓者制造了麻烦,他和博班的高举高打摧毁了缺少努尔基奇的开拓者内线个前板,加上申京还能跟小马丁来一些逆向挡拆的喂饼,火箭给油漆区的压力可真不小。只要利拉德下场,比赛分分钟就要被翻,这给了利拉德反复踩油门的理由。利拉德真不是故意挑弱队下狠手,火箭油漆区锤了开拓者足足74分,沃特福德和尤班克斯也特么要吐了。

可另一方面,申京在利拉德的加特林轰击下,确实找不到一丁点保命的办法。他当然不可能跟得住利拉德,加鲁巴好歹能扑上去假装夹一下,申京要是出远门就回不来了。但在利拉德手感不错的夜晚,你让他投篮——不管什么位置,如果是全明星赛,甚至包括后半场——基本就等于防守失败,只要他感觉来了,可以就地架炮,公开处刑。

更绝的是尼克斯,那个夜晚,全世界不熟悉火箭但看了比赛的球迷都涨了新知识,原来尼克斯不但可以是一支防三分靠眼神的球队,也可以是一个防三分靠眼神的球员。尼克斯被秒得痛不欲生,反复羞辱,以至于利拉德从他身上已找不到成就感。对利拉德来说,火箭任意一个单体球员都是送的,这场比赛之于他渐渐成了一盘“肉鸽”游戏,他需要不断靠防守组合套餐,来提升游戏体验并解锁成就。比如,来个一条龙连过尼克斯、申京组合。

(问:NBA历史上,哪个球员在单场比赛里同时完成了命中13记三分+单手暴扣?先排除一个错误答案。)

比赛失控了,塞拉斯想不出策略,火箭球员不知道怎么阻止利拉德,偏偏火箭自己也能把开拓者稀烂的防守蹂躏得七荤八素,让比赛的悬念一直维持到最后几分钟,以至于无法提前启动垃圾时间保护程序,让利拉德自动下去休息。

回看这场比赛,可能首先要说的是,塞拉斯被解雇不冤。利拉德无人能挡砍高分的比赛虽然有一大把,但也没人让利拉德砍过71分。就算申京的机动性和护筐都不适合去拦阻利拉德,尼克斯在这个级别的舞台大约只值一卷卫生纸,但整场比赛,火箭疑似只有一个回合——也就是本文所描述的第一个回合——成功逼迫利拉德出球,之后还被利拉德打进。球队在防守端几乎是放羊的态度。

说到底,火箭没有什么夹击轮转纪律性,以至于一旦不能在上线造成持球人失误,后续怎么防就一脑袋浆糊。利拉德本就是联盟持球冲破夹击能力最强的后卫之一,开拓者的拼图这场的空位三分投得又还算凑合,进了几个之后,火箭就有了一种“不夹击防不住,夹击更防不住”的体验,于是塞拉斯选择放任自流,爱咋咋地了。

第一步,遣一内一外两员上将在三分线外夹击逼迫他出球。对这两员上将的素质要求是,机动性上佳,臂展长,防挡拆选位精准(别傻乎乎扑上去直接选错边被利拉德一过二),这样可以把利拉德困住停球,并干扰他的出球路线;

第二步,再派一员大将镇守中路,等着干掉一切进入油漆区的利拉德队友,或者钻过夹击的利拉德本人。如果军中无大将,也可以靠另外三人默契的团队防守实现,这三人可以守一个三角联防。

这套策略抓的是利拉德的身高和他的起手式位置。他在三分线外两步就有致命威胁,这很炸裂,但这地方想将球直接出到有威胁的区域很困难,以利拉德的身高,他在夹击干扰下很难直接把球打到篮下腹地或者底角,需要靠掩护人或者对侧弧顶45°的队友帮忙中转。多一道中转就多耗一些时间,防守也就多一分补回来的希望。再加上利拉德本身还是三分线+篮下的打法,上线夹击破三分,下线护筐手破攻筐,可谓严密封锁无死角。

当然了,策略归策略,执行归执行。就算你知道怎么防,也有不小的概率防不住——火箭就防不住,尼克斯不知道还剩3秒也要贴防利拉德,加鲁巴不知道尝试协助尼克斯并注意利拉德向利特尔的分球路线,也不知道比起去找底线或者底角的进攻球员,直接去补利特尔的空位的帮助更大——但总有球队能防住,某些年份的勇士、湖人、鹈鹕都可以作证。

这一套下来,比赛的决定权就从利拉德手里转到了他的队友手里,这也是一直以来,对手防开拓者的办法。利拉德一直心心念念追梦,他想要一个能把他在三分线外的威胁变现的掩护人,这样的球员应该有出色的处理球技术和顺下速度,而追梦是有冠军履历验证的合格产品。

当然,只有一个追梦是不够的,利拉德需要的是一套系统,一套可以将他从单调的、可预测的进攻方式中解放出来的系统。利拉德想要“库里套”,虽然他不是库里,复杂的、不知疲倦的无球奔跑,从来都不在他的比赛菜单里,但他显然希望,球从他的手中流出后,仍然有人具备决策、甚至决定比赛的能力。

没有人比利拉德更羡慕团队的、人人都有决策能力的体系,管理层和比卢普斯仿佛在尝试将球队往这个方向上推,但他们失败得一塌糊涂。

所以,利拉德一心想去热火,恐怕不只是出于跟阿德巴约的友谊。他知道这个联盟哪个地方最可能让他接近“完全体”,哪里拥有最接近契合于他的“利拉德套餐”。放弃“一人一城”,走向一条有机会但更有风险的未知道路,在他之前已经有人历尽了辛酸。利拉德不想换来一个那样的结局。既然决定要走这条路,就别辜负了这次决定,要做,就做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