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公开质问:某APP别鼓励我老公嫖娼

我们大概都习惯了各类软件的功能:在购物软件搜索衣服鞋子,下一秒分享平台就会推送来最新款的穿搭;随便给搞笑短剧点了几个小红心,接下来一周都是同质化的视频……

“当你在母婴网站上注册时,你在网上会得到一个初孕妈妈的标签,同时你的伴侣会得到初孕爸爸的标签。

初孕妈妈用于给你推送更多的婴儿产品、育儿知识;而初孕爸爸用于给他推送擦边视频、短信,和最近的店。”

一开始,她们还以为是丈夫误触了什么网页,等到这个算法推送被曝光,才意识到背后有着多么曲折的数据链条。

一对闺蜜在游戏里绑定情侣号,结果闺蜜的手机接连收到暗示嫖娼的短信。后来一盘才发现,是因为其中一个女生不小心把状态按成了“怀孕中”。

即便是未婚未育的女孩记录生理期,大数据也会对用户进行潜移默化的暗示:“孕期要理解男人需求。”

早在今年四月,在《巴啦啦小魔仙》中扮演黑魔仙的女演员周娇就曾发布视频称:自从自己开始做产检之后,丈夫就多次收到短信。

这边妻子正在辛苦地孕育新生命,满怀期待地憧憬着孩子的到来,组成完美的三口之家;那边丈夫却频频收到短信,被鼓励去嫖娼解决“生理需求”。

除了针对即将成为父亲的男性“按需投放”,大数据还会迎合每一个性别为男的账号,无下限“猜你喜欢”。

有男性自己站出来说,所谓初孕爸爸这个标签还是局限了。不用注册任何东西,只要确认是个男性,就会收到一系列短信骚扰。

输入真实信息后,奶奶收到的视频几乎都是菜谱、带孩子、附近超市打折推荐;而爷爷看到的视频则基本都是老夫配少妻的狗血擦边短剧。

如此种种,仿佛在赛博空间内开辟出了一个只属于男人的异世界。一切以男人的性需求为本,从擦边到嫖娼一条龙服务,随处都是可以获取的性资源。

某个生活类APP,你以为主打的是外卖团购吃喝玩乐,但在休闲板块里七拐八绕地点一圈之后,系统就会自动推送“男士专享体验”。

因为失眠,她姐在睡不着时偶尔会打开一些助眠视频,但也是在这时发现,“哄睡服务”就是软重灾区。

原本,ASMR的声效多以解压为主,比如吹动羽毛的声音、敲击小木鱼的声音、借助雪花泥动力沙发出的声音等。

各种大热的游戏软件聊天室,是信息的最佳推广平台。为了规避审查,甚至还催生出一套专业术语,出售各种淫秽视频。

白天的主播们或许还是聊天、唱歌等正常内容,最多穿衣清凉一点;等到深夜流量上涨,她们往往会换上清凉服装,以各种方式添加微信。

于是,中年男子打赏女主播的新闻层出不穷,各种软账号被封了又起,招嫖相关的账号更是一次次春风吹又生。

擦边是最好的流量密码,平台成了传播淫秽内容的帮凶。男性用户被精准识别后推送软信息,紧接着,又有一个接一个的嫖娼服务等待他们的光临。

过去,我们总认为国内缺乏性教育的普及,但现在我们才发现,男性早就从黄片、视频、擦边直播中习得了性剥削的奥秘。

当女孩们还在从言情小说里春心萌动时,男孩们早已从第一个黄片里看透了女人的身体,扒光衣裳,纾解。

韩国N号房事件曝光时,数据显示,有26万韩国人加入过付费房间。韩国总人口为5000万,男性占比50%多一点,也就意味着,每一百名韩国男性中,就有一个是N号房的成员。

英国广播公司BBC拍摄的纪录片《追贩卖性暴力:揭露性侵影片网站背后的幕后主谋》中显示,网站的会员数达到了2.2万,网站创始人可以凭借这一产业日收入高达5000-10000人民币。

这个世界,究竟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黑暗角落?看起来正常的男人们,手机里究竟藏了多少“生理需求”?

性服务俯拾即是、性资源层出不穷、女性身体是随时可供意淫的客体、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控制与剥削。

他们在其中游乐观赏,不必担心道德审判,不必忧虑世俗枷锁。即便曝光,也有平台、女主播、网站可供背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