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银瑞信袁芳:明星难敌大势两基金成立隔半年业绩相差60%

近日,资产规模一向雄踞银行系基金第一的工银瑞信,资产规模从8000多亿跌到7578亿,被紧随其后的招商基金反超,后者规模上升到8217亿(截至7月10日)。

作为银行系头部基金,工银瑞信股票基金份额占比超过10%,在同类基金中,排行比较靠前,这一点值得钦佩。

就股票投资整体而言,以5年期来看,工银瑞信不仅远远跑赢同行,也跑赢了沪深300指数;以3年期而言,则是略微跑赢同行,但依然远远跑赢沪深300。因此,工银瑞信的股票投资业绩,整体还不错。不过,具体到每位基金经理的投资业绩,则参差不齐。

进入下半年后,随着工银圆丰三年持有期混合基金距离三年解封期越来越近,这只成立以来净值亏损接近1/3的基金,坚守其中的基民,对去年11月离职的基金经理袁芳相当不满。毕竟,不少人当初就是冲着这位基金明星的光环而申购的。

公开信息显示,袁芳目前已不再担任工银瑞信具体产品的基金经理,而是研究部大消费研究团队负责人,还是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

这位嘉实基金股票交易员出身的基金经理,本科毕业于西安交大,后到美国波士顿大学读MBA,2011年加入工银瑞信,2015年底开始担任基金经理,曾先后管理工银瑞信文体产业、工银新生代消费、工银科技创新3年、工银瑞信圆兴、工银高质量成长、工银瑞信圆丰三年持有等6只基金。

截至2022年11月18日离职,袁芳任职期间最佳回报为226.53%,由其代表作工银瑞信文体产业创造。其职业生涯高光时刻,应该在2018.06-2021.06。期间,工银文体净值规模最高达178亿。

从2018年起,工银瑞信为袁芳量身定制,连续4年,先后发行了5只新基金。其中,工银高质量成长混合2020年6月18日成立时,份额高达119.886亿份。

有分析称,她的投资布局相对均衡,而她自己曾将构建组合的策略总结为:“坚持基本面选股,通过80%的阿尔法加20%的贝塔来构建组合。”

据Wind数据显示,2019.12-2021.03期间,袁芳管理的5只产品股票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维持在85%-95%,可谓高仓位运行。其中,2021年1季度末,工银瑞信文体产业和工银瑞信圆兴的股票仓位超过93%。

2020年,是明星基金经理最风光的时候,也是权益类基金吸金最厉害的一年。当时,出了许多爆款基金。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匠心精选发行时,有超过1300亿资金申购。

这一年,产品规模上300亿的新基金就有5只,当年有近30只产品成立规模百亿以上,其中就有工银高质量成长混合。

截至2020年底,上述近30只百亿规模新基金,超五成份额缩水,其中广发价值优势混合缩水超70%,工银高质量成长混合、汇添富大盘核心资产混合、易方达研究精选股票、汇添富中盘积极成长混合、易方达均衡成长股票、新能源车ETF等吧6只产品缩水50%以上。

“为什么2020年成立的新基金,到年底了规模会大幅减少?因为这些钱又去买其他新发基金了,即赎旧买新。”一位圈内资深人士表示。

据他了解,公募基金销售主要靠银行,而银行收入的重要来源是申购费以及新发产品的销售激励,老基金是给不了这么高的,所以老基金流失得特别厉害。

这一点,从工银高质量成长混合份额急剧减少就可略见一斑。公开信息显示,这只基金成立仅1年,份额就从114.18亿,下滑到19.34亿,缩水了94.84亿。

与1年后份额仅剩下零头的工银高质量成长相比,受限于3年封闭期,工银圆丰的投资者想赎回都没有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净值亏损。

2022年11月18日,袁芳离任时,工银圆丰的任职回报是-31.91%。截至2023年7月27日,这只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收益率是-33.4%。

吊诡的是,袁芳管理的工银圆兴,投资组合与工银圆丰相近,但业绩要好得多。袁芳离任时,工银圆兴不仅没有亏损,反而盈利29.78%,两者相差61.69%。

对此,2022年4月18日,工银瑞信在客户问答中这样解释:“目前主要的策略微调出现在去年四季度。市场剧烈再平衡的过程中,中长期维度优质个股出现布局机会。基于圆丰三年久期的设置,基金经理采取逆势布局,逐步增加了优质个股的配置比例。开放式基金则进行了相对平衡的调整,增加了托底经济的传统行业配置,例如地产和金融。因为这样的策略微调,圆丰四季度业绩表现相对圆兴出现了一定差异,但稍微拉长时间,今年以来截止目前,两只产品的业绩表现基本持平。”

事实上,自成立以来,工银圆丰的换手率一直超过100%,重仓股也一直在不断变换中,公司所谓“作为三年持有期产品,工银圆丰三年持有期混合的定位侧重于中长期优质成长股,因此没有参与短期市场博弈”的说法,很难让人相信。

公司研究室注意到,2021年4季度、2022年1季度、2022年2季度,工银圆丰持仓组合前10只重仓股,2022年1季度换了4个,2季度换了6个,这么大的变化,难道说,没有参与市场短期博弈?

同一家基金公司,同一个基金经理,初始投资组合类似,但袁芳管理的工银圆兴与工银圆丰的投资业绩却相差悬殊,原因究竟何在?

工银圆兴2020年4月成立,建仓完毕,正好赶上了大盘2020.06-2021.02那波上升浪,积累了比较丰厚的利润垫;相反,工银圆丰2021.01成立,建仓期正是大盘顶部,建仓刚刚完毕,大盘就开始一路下跌,因此,业绩自然不好。

从工银圆丰累计收益率走势看,正是从2021年末开始加速下跌,所谓“基于圆丰三年久期的设置,基金经理采取逆势布局,逐步增加了优质个股的配置比例”的解释,只是反证了袁芳在焦虑之下频繁调仓带来的业绩负面效应。

客观而言,当下的公募基金基本上都是看天吃饭,前几年的基金明星,差不多都是重仓押注,赌赢了风口而已,几乎没有逆势投资战胜市场的英雄。因此,袁芳折戟工银圆丰不足为奇,其他顶流这两年也都亏得一塌糊涂。

从网络反应看,市场不满的是袁芳半路离开。这让那些原本指望跟随她鲤鱼翻身的基民,失去了希望。无论是出于个人原因还是公司整体布局,袁芳没能与工银圆丰基民一起坚守,确实令人遗憾,而且有失观瞻。